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杭州失踪女子案扑朔迷离:四大疑问待解!

  杭州53岁的来女士失踪已经19天了,连日来,案件变得扑朔迷离,围绕事件的各种传言也不断出现。

  7月23日早上,有报道说在22日后半夜,警方在其所在小区化粪池里发现了其尸体。不过,随即有其他媒体采访了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区分局政治处相关负责人,回复系谣言,具体案情以通报为准。

  同样在7月23日上午10时左右,网传一则警情通报显示,案件已取得重大突破,该女子丈夫有重大作案嫌疑,现已被警方控制。随即,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分局一位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网传失踪女子被找到且其丈夫被控制的警方通报是假的。

  截至发稿前,当地警方还未对该事件作出官方通报。

  神秘消失19天,杳无音信。这样一起案件给公众留下太多的疑问,围绕在失踪女子身上也充满着各种待解之谜。

来女士

  来女士

  消失的来女士精神异常?

  “没有厌世倾向或反常举止”

  7月4日(周六)上午,夫妻俩去了一趟杭州市红十字会医院。许先生去拔牙,来女士去配自己的高血压药,她每两个月去配一次药。中午回到家吃饭,许先生做饭,来女士洗衣服、看女儿。下午,许先生赶去监工正在装修的新房,预计8月就能装修完毕。一切都很正常。

  下午4点多,来女士带着小女儿到庆春银泰去买书和蛋糕。她们从外面回来搭乘电梯时,在监控里留下了来女士最后的画面。从下午5:03监控看,两人在电梯里有说有笑,并无异样。傍晚7点,一家人在家吃晚餐,10点就上床休息了。

  到此时为止,在许先生的叙述中,来女士所有行为看上去都十分正常、日常,没有厌世倾向或者精神问题的人可能会表现出来的反常举止。

  唯一一个细节就是,在来女士“消失”的第二天也就是6日下午,许先生收到了一个快递,是来女士之前网购用于治疗睡眠不足的药物。许先生说,妻子睡眠质量虽然不好,有时会失眠,但精神状态蛮好的,也从未出现过梦游现象。

  许先生自述,7月5日(周日)凌晨0:30起来上厕所时,看见来女士在床上睡觉,凌晨5:30再起床时,来女士已经不见了。他当时以为她有事出去了,没在意,但表示以前并没有发生过这样的情况。

  为何失踪36小时丈夫才报警?

  “没往这方面考虑”

  7月5日傍晚,来女士依然没回家吃晚饭,甚至深夜都没回家睡觉,而且也联系不上。

  7月6日(周一)上午,来女士的工作单位打来电话,说她没有到岗上班。到了7月6日傍晚,来女士无故消失36个小时后,许先生才感觉“不对”了,打电话给来女士大女儿询问。

  来女士大女儿已成年,没有和他们住在一起。7月6日傍晚,许先生打电话给来女士大女儿询问,从大女儿那里也没得到消息后,一家人才在7月6日19点左右前往杭州市公安局江干分局四季青派出所报警。

  从7月5日凌晨到7月6日傍晚,有两天一夜,许先生没有向来女士最亲近的人交流妻子的失踪,没去工作单位寻找,也没报警。从许先生接受记者采访来看,来女士失踪后,他虽然觉得“异样”,当时还是没有太在意。

  是两人感情不合吗?许先生称两人感情没问题。是来女士以前经常夜不归宿吗?也并没有。许先生对记者的解释是:“也没往现在这个思路上去考虑。”

  穿着一件睡衣消失了?

  负一楼有条暗道或可避开监控

  来女士家属称,他们和警方反复查看所有出入口的监控,看了三天三夜,都没有发现来女士走出去的画面。即使在监控相对较少的地下车库,如果特意规避的话,尽管拍不到全身,但还是会被拍到一双脚。

  来女士侄子毛先生在接受媒体时的说法:“哪怕是贴着墙出来,脚肯定会拍到的。”他们看到7月5日凌晨3:42时,有一个拿手机的男子出现在地下车库。但排除了来女士自己曾在7月5日凌晨来到地库。

  报警后,警方对小区开展全面搜索,包括地下室、楼顶等区域,还派出警犬对附近的池塘、公园进行地毯式搜索,都没有任何发现。

  整栋楼的住户,民警都走访了,还查看了冰箱,甚至保险柜。

  杭州三堡北苑隔壁有一条景观河,之前,家属把整条河水抽干,也没有任何发现。

  有搜救专家到现场实地考察后,发现负一楼有一条没有灯的暗道,可以避开监控到达地面出口,且该出口没有监控。若从该出口乘车离开,则可避开小区监控。

  许先生表示,按来女士的智商,不可能一个人机智地躲开那么多监控,“一个人她出不去的”。

  按照许先生的说法,来女士大女儿到妈妈家翻找了一番后发现,来女士的钱包、手机、钥匙、身份证,都在家里没有带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