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双眼皮没割成 还贷了5万!揭秘"美容贷"陷阱

  爱美之心,人皆有之。近两年,美容院、医疗美容机构大举进军杭州黄金地段商圈和高级写字楼,生意火爆。但爱美的代价并不低,除了要忍受皮肉之苦,还有可能掉进“美容贷”的陷阱里。

  快报近日接到多位消费者反映,她们在医美机构做整形美容,结果背上了高额贷款,有的还因为逾期上了征信黑名单。

  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我们进行了调查。

  曹小姐,30岁,甘肃人

  手术费2万多,贷了近5万

  今年5月中旬,我在苏州工作地附近的一家美容店老板,带我来杭州做整容。

  中午,车子开到杭州滨江一栋大楼前,我们上到三楼,是一个叫“芯美昕”的整形美容医院。当时我头有点晕,就在大厅的沙发上睡觉。

  睡到傍晚6点左右,有人摇醒我,然后开始推销各种整形美容套餐。

  当时我还没有完全清醒,禁不住他们软磨硬泡,答应做双眼皮。手术费10万元,医院打了折,又送了优惠券,实际要付2万多。但我只有3000多元,这时来了个20多岁的男的,拿了一堆单子让我填,说可以做分期贷款。

  他们要了我一张空白银行卡和密码,又拿走我的手机,然后一直催我快点填,说做分期的快下班了,先申请,审核好会通知我。

  很快填完单子,他们又让我手持身份证拍了照片和视频,我用微信付了3500多元手续费,然后割了双眼皮,老板夫妇连夜把我带回苏州。

  半个月后,我收到还款通知,才知道他们给我在一个叫“马上分期”的贷款平台上贷了47180元,分24期,利息12000元,每个月还2400多元。

  我马上问医院,怎么办了那么多贷款,答复说只要还手术用掉的钱就可以了,多余的钱会自动退回。但“马上分期”坚持要我全额还款,否则就发律师函,上黑名单。

  滕小姐,23岁,四川人

  找工作,背上5万“美容贷”

  2018年初,我在网上找工作,有人联系我,说有份服务员工作,保底月薪6000元,工作地在南京,但要到杭州总部去签合同。

  几天后,他带着我从南京到了杭州,来到城东的一家美容医院,叫“世彩医美”。

  当时医院里有上百个像我一样的女孩子,挤满三个房间。工作人员拿出单子让我们填,不让交头接耳,也不让提问,只说名额有限,填得慢的人可能抢不到。

  当时看到这家医院装修很豪华,我以为是在里面做服务员,也没多想,就开始填写,是个人信息、工作简历之类的。后来他们让我手持身份证拍照,又拿走我的手机和银行卡及密码,说要认证身份,登记工资卡。

  前后不到一个小时,所有手续都办好了,退还手机的时候,工作人员告诉我,我的手机号码有风险,可能会接到催款电话,不要理,那是诈骗电话。最后给我200元路费,让我回去等通知。

  等了3个月也没等到通知,我以为没被录用。结果到了6月份,我的信用卡忽然被停了。问银行,说征信记录里有逾期。再查征信记录,显示我在广东一家银行有一笔5万元贷款逾期,可是我根本没接触过这家银行。

  与此同时,一个叫“即分期”的网贷平台开始打电话催款,我想起美容医院工作人员的话,没理会,结果又给我家人、朋友打电话,还往老家寄了律师函,把我爸妈吓坏了。

  “即分期”告诉我,2018年初我在杭州“世彩医美”办了“美容贷”,做了玻尿酸注射和全脸填充,通过“即分期”在银行贷了5万元,分12期偿还。前三期正常还款,从第四期开始逾期未还。

  我这才明白过来,当时在医院办的手续,不是劳务合同,而是贷款合同。就去找网贷平台和医院,要求废除贷款合同,结果他们都拿出我自己签字的合同和视频照片,不同意。最后咨询律师,也说这种情况对我很不利。

  为了不让征信记录影响今后的生活,今年上半年,我一次性偿还了贷款本息及滞纳金将近8万元。

  徐女士,32岁,江西人

  双眼皮没割成,贷款5万元

  2018年下半年,朋友推荐我去做整容,可以贷款分期还。当时我正想割双眼皮,没钱,一听说可以分期,心动了。

  他把我带到杭州一家快餐店,当时有十多个人和我一样,也是来做整容的。几个人让我们填单子,我不知道他们是哪里的。他们不让我们提问,只交待一会儿有电话来,就答复是要做美容。

  填完单子,他们又把我们带到几十米外的一家美容医院,叫“苹佳瓒美”,一个女的拿了一堆单子,她填完空白处以后,拿过来给我们签名,我也没看具体内容。

  填完单子,让我拿着身份证拍照,还拿走一张空白银行卡和密码。我想反正卡上没钱,就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