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理发店“宰客”8人被判刑也是警钟

  背景:南京某大学门口的理发店因实施“软暴力”被查。多名大学生报警称曾在店内遭到胁迫,该店声称剪发只要20元,但剪发过程中会被强行抹上“高价产品”,直到结束时才告知消费上百,办会员卡可以便宜。经查,至少20人被强迫消费,目前8人因强迫交易罪被判处有期徒刑6个月到4年不等的刑罚。

  新京报发表胡建兵的社论:“天价头”“强行办卡”事件频发。由于美容美发行业准入标准较低,经营人员良莠不齐,助长了美容美发业的宰客之风。一旦发现自己上当了,大多数消费者怕遭遇更大的麻烦,只得忍气吞声,自认倒霉,少有客户与不良商家纠缠到底的,更没有精力通过消费者协会维权。即便有人通过法律途径维权,由于不良商家不提供有效消费凭证,使客户的维权行动遇到重重障碍,往往不了了之。监管不力,也是宰客现象愈演愈烈的主要原因。即使接到客户的举报,有关部门一般情况下只是进行简单的调解,给客户退一些钱了事。南京多名大学生在遭遇大学门口的理发店强迫消费后,主动向有关部门举报,有关部门在接到举报后严肃查处,并追究理发店有关人员刑事责任,具有典型意义。一方面可以鼓励消费者在遭遇类似情况后,不再选择沉默,而是勇于拿起法律武器来维护自己的权益。另一方面可以起到威慑作用。实际上,这种“强迫消费”行为已犯了强迫交易罪,对有关人员用刑法伺候是有法可依的。还有一方面,也提醒其他地方的监管部门履行自己的职责,负起该负的责任,维护市场的秩序。当然,要防止类似事件不再发生,在严打这种“强迫消费”行为的同时,还要明确行业准入标准、服务收费标准和违规处罚标准。唯有明确和完善相关准则、规范,才能保障消费者权益。

  小蒋随想:虽然涉案人员是以“强迫交易罪”被判刑,但南京市玄武区法院法官明确指出,本案属于“恶势力犯罪”。这种定性是一种警钟。换言之,此类行径不是简单的消费纠纷,不法商家“宰客”不光要面临行政处罚,以暴力、威胁手段强买强卖商品,或者强迫他人接受服务涉嫌强迫交易罪,“团伙”作恶更会成为扫黑除恶的对象。这样的判例,一方面可以净化市场环境,另一方面也是对社会安全的保障。不法经营也好,欺行霸市也罢,甚至发展为犯罪团伙,往往会经历“由小到大”的过程。管理者和执法者对不良苗头打早打小,对不法分子认真处理,能够遏制某些人动歪脑筋,防止一些人有恃无恐。在某种程度上,这对后者也是及时挽救,让其悬崖勒马,避免“一条道走到黑”。另外,消费者落入“天价”陷阱,往往都带有被欺诈、被强迫的特征,一些事例在社会上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但是,被追究刑责的较少。怎样的“情节严重”,才会构成“强迫交易罪”,各地管理者和执法者是否掌握得当,会不会出现相似案件定性不同的可能,同样值得关注。确保“同案同判”,不仅是体现法治的公平公正,也会避免社会争议,震慑某些人的不轨心理。(蒋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