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专家称整容广告影响未成年人价值观 需要用立法管理

  有必要成立广告道德委员会

  作为世界上整容行业最发达的国家,韩国在几年前已经注意到公共场所播放整容广告所造成的负面影响。

  2015年,针对社会各界批评的过度煽动整容手术现象,韩国保健福祉部规定,在地铁、公交车等公共交通工具上发布以及电影院在电影开场前播出整容手术广告,必须得到医疗广告审议委员会批准。委员会的代表来自医师协会、患者、女性和消费者团体。

  根据新规定,韩国街头电子屏幕、公交车站、地铁站等公共场所应当禁止出现整容手术前后对比广告、夸大疗效或造成误导的患者治疗后记广告;著名艺人的照片也不得用于整容广告。

  “可以考虑借鉴韩国的这一立法经验,在公共场所不得发布整容手术前后的对比照,在针对未成年人的大众传播媒介上不得发布整容广告。”朱巍说。

  朱巍认为,对于整容广告以及一些低俗广告的监管,需要多方形成合力,推动广告业的健康发展。

  广告法规定,国务院市场监督管理部门主管全国的广告监督管理工作,国务院有关部门在各自的职责范围内负责广告管理相关工作。县级以上地方市场监督管理部门主管本行政区域的广告监督管理工作,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有关部门在各自的职责范围内负责广告管理相关工作。

  朱巍指出,按照法律规定,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是我国广告行业的行政主管部门。同时,某些特殊产品的广告因其传播内容还要受相关政府管理部门的监督管理,例如,药品广告受到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的监督管理。

  “多部门监管形成合力之后,会取得很好的效果。但是,当监管权责不明晰时,又会出现监管的灰色地带。对此,应当在修改广告法时作出规定,明确各部门的监管职责。”朱巍说。

  “目前,市场监管部门的重点在违法广告,对于低俗的、打擦边球的广告明显重视力度不够。工商部门建立的违法广告监测系统只能监测违法广告的虚假宣传,而对于违反社会公序良俗的低俗广告,人工智能尚不能完全识别。”朱巍说。

  对此,朱巍认为,监管部门有必要成立广告道德委员会,该委员会可以依据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对广告中涉及的道德、伦理等方面的标准作出审核和认定。

  “对于广告的监管,还需要社会各方的力量形成合力。例如,互联网平台在播放广告时,要设置举报按键;相关管理部门应当开启线上受理模式,切实畅通大众举报投诉渠道。”朱巍说。

  (应采访对象要求,赵雅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