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祛痘数日竟被送进ICU 14人因生产、销售伪劣化妆品获刑

祛痘数日竟被送进ICU 14人因生产、销售伪劣化妆品获刑

  姚雯/漫画

  江苏兴化市民王女士在美容院花3000元买下一套化妆品并连续使用数日后,竟因汞中毒引发肾病,甚至一度昏迷被送进ICU。事发后,王女士报警,在司法机关的共同努力下,一起汞超标1万多倍的“美白”化妆品生产和销售“暗道”被连根拔起。

  不久前,这起销售区域涉及江苏、辽宁、天津等近20个省市的特大生产、销售伪劣化妆品案二审宣判。14名被告人和2家被告单位均因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获刑,其中2名主犯段念和李志明各被判处有期徒刑七年,并处罚金25万元。

  针对本案中暴露出的化妆品监管漏洞,兴化市检察院日前向该市市场监督管理部门发出检察建议,建议加强对美容行业的监管,切实维护消费者的健康权益。

  本想美容,不料汞中毒

  王女士虽然已经过了青春期,但痘痘却仍驻留在脸上,平添了不少烦恼。2017年11月,王女士经朋友推荐来到镇上一家美容院,提出祛痘需求。美容院老板立即承诺祛痘疗效,并力荐一套名为“中医堂”的美容化妆品。此后,王女士坚持每天去做美容。

  半个月后,王女士脸上的痘痘果然好了不少。在美容师的建议下,王女士改为两天去做一次美容,并买了一套“中医堂”化妆品回家使用。没想到,使用数次后,王女士脸上开始过敏,后来全身开始浮肿。2018年2月4日,王女士到江苏省中医院检查,竟查出汞中毒引起肾病,其间突发昏迷被送入ICU抢救半个月。

  事发后,王女士立即报警。2018年3月3日,泰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会同兴化市公安局对该美容院进行检查,查获相关化妆品并进行检测。国家明令在化妆品中添加汞不得超过1mg/kg,而经检测,“中医堂”系列化妆品汞含量竟达 2193mg/kg至13448mg/kg。同年 3月 9日,兴化市公安局对该案立案侦查,迅速抓获“中医堂”系列化妆品的供货方赵某、袁某。经进一步侦查,供货源头段念、李志明等9人及其他涉案人在广州等地相继落网。由于该案案情重大,涉案伪劣化妆品销售区域涉及江苏、辽宁等近20个省市,2018年5月23日,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专门派员督办该案。

  “美白”化妆品的生产和销售“暗道”

  经查,2016年1月,被告人段念在香港注册了香港亿霖生物科技公司(下称“亿霖公司”),并在广州市实际经营并进行化妆品销售。2016年7月,段念结识了化工工程师李志明,二人共同出资,注册成立广州煊宝生物科技有限公司(下称“煊宝公司”)。表面上看,煊宝公司依法取得了营业执照及化妆品生产许可证,但在经营合法业务之外,段念和李志明还秘密商定了一条“美白”化妆品的生产和销售“暗道”。

  在化妆品里添加汞能增加美白效果,是段念谙熟的业内潜规则。而李志明则熟练掌握添加技术。经商议,李志明负责研发和生产半成品,段念则负责产品的分装和销售。李志明的妻子阳某名义上是煊宝公司质检员,实际上负责采供“丽粉”(即氯化氨基汞)。孙某、胡某则根据段念指令负责灌装、包装和发货。

  2016年10月至2018年4月间,添加了神秘“丽粉”的1号霜、3号霜在广州市白云区大朗镇某工业区一家废弃工厂的车间里被源源不断地生产出来,再灌装到精致的小瓶子里,包装成不同品牌销售。由于美白见效快,立即受到客户及美容院的追捧,订单量急剧上升。这其中就包括亿霖公司售卖的悘黛芙、颜倾心、卡密莱雅等品牌。

  除售卖成品外,段念和李志明还将1号霜、3号霜直接售卖给吴某、黎某、赵某等多名下线,其中吴某、黎某等人利用自己经营的重庆明皓化妆品公司(下称“重庆明皓公司”)实施单位犯罪。经这些下线自行灌装贴牌并层层转销至美容院后,就诞生了造成王女士汞中毒的“中医堂”系列化妆品。

  14名被告人和2家被告单位获刑

  由于该案案情重大,犯罪人数众多,兴化市检察院第一时间派员介入侦查工作,成立了办案组,引导公安机关侦查取证。

  针对段念、李志明到案之初以“行业潜规则”为由极力否认犯罪的情况,检察机关提出了及时固定电子数据,全面提取涉案人员的微信聊天记录,进一步侦查“丽粉”原料及激素、消炎药购进明细等侦查建议。

  2018年5月25日,检察机关以生产、销售伪劣产品罪依法批捕段念、李志明等8名犯罪嫌疑人。

  在对该案的深入审查过程中,办案检察官还发现,煊宝公司涉嫌单位犯罪,遂立即向公安机关发出《要求说明不立案理由通知书》,监督立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