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流水的罗永浩,铁打的抖音

流水的罗永浩,铁打的抖音

  老罗跟搭档朱萧木说,“听导演的,我们只是演员而已,艺人而已。”这或许暴露了期待与现实的反差原因。一个成功的带货主播,倚赖平台的资源和流量,游戏规则掌握在抖音和字节跳动手中。

  撰文 | 赵卫卫

  抖音直播卖货结束后的这一夜,刮掉胡子的罗永浩只睡了五个小时。

  欢喜有之,成绩亮眼。抖音官方公布的数据是支付交易总额超过1.1亿,累计观看人数超过4800万人,而新榜的数据显示,单场流水达1.69亿元,销量最好的是售价119元的信良记小龙虾,销售额1901.9万。

  奚落有之,控场凌乱。在推荐极米投影仪的时候,罗永浩一度把极米说成了坚果,那是另外一家竞品,也曾经是锤子科技旗下智能手机的品牌名,这一口误后被工作人员纠正后,老罗自嘲自己老年痴呆,要自罚10万元红包,而后对着镜头鞠躬道歉,露出了那秃发的头顶。

  总之,这一夜搅动了各方神经。前期的高调预热与直播间“示范”带货形成的强烈反差,验证的还是直播带货是一个注意力经济转化为粉丝经济的过程。

  在开场的时候,罗永浩就谈到了自己对直播经济的理解,这本质上是一场大型团购,厂商赚的是品牌露出,直播团队的抽成很低,消费者能以极低的价格买到商品,最终实现三方共赢。

  整场直播历时三个小时,如果看完前半场,就已经能够看出久经沙场的老罗,还是直播卖货的新人。

  在极米投影仪的口误之前,老罗和搭档们在上半场推销了小米巨能写、奈雪的茶、信良记小龙虾、石头科技扫地机器人、恰恰坚果套装、碧浪洗衣凝珠、两款小米旗舰手机、安慕希咖啡味酸奶、欧莱雅洁面套装、米家充气宝等11款产品。

  在推销欧莱雅洁面套装时,念完介绍准备上购买链接,老罗跟搭档朱萧木说,“听导演的,我们只是演员而已,艺人而已。”

  这或许暴露了期待与现实的反差原因所在。一个成功的带货主播,没有平台的资源和流量,靠自己的力量是做不到的,所以游戏规则掌握在抖音和字节跳动手中。

  这也是为什么,前半场结束之后,朱萧木带着恰恰瓜子等四个品牌重新回到了直播现场,因为此前给这些品牌的曝光时间不足,需要把广告词重新强调一遍。

  当直播过半,从早先的200万+到100万+,罗永浩直播间的在线人数已经跌去一半,在抖音直播博主的竞争中,老罗一度滑落到小时榜第18名,赶超他的,不只是秀场主播高火火、陈凡凡们,也有诸如中缅边境云南瑞丽永多珠宝店、iffashion这些更卖力的带货主播。

  这也就是当下的现实,抖音需要千万个罗永浩,才可以从短视频的百亿市场规模切入到千亿规模的直播电商市场,这一切都基于人的需求,只有通过人格化的认同和信任才能促成商品的销售。

  初代网红罗永浩背后的平台是抖音,当代网红李佳琦们背后是淘宝直播。更生猛的还有快手,在4月1日这一晚,主播蛋蛋在直播中带货4.8亿,创下电商直播新纪录,荣耀手机两款共售出7.7万台,成交额1亿+。

  某种程度上,48岁的罗永浩是与更年轻的李佳琦、薇娅们在同一个赛道竞争。只不过,年轻一代主播生猛的多,他们都是历经了三四年时间的直播历练,在技巧和套路上更加得心应手,他们把直播带货做成了事业,而老罗的直接目的还是赚钱还债。

  虽然罗永浩一直被认为拥有靠口才吃饭的本领,他也能控场数万人的手机发布会,但直播带货的首秀结束之后,罗永浩才意识到,这是完全不一样的工种,需要针对性训练和调整。

  下周的抖音带货直播,老罗会更变得用心吗?

  在2020这个特殊的春天里,有三个中年男人都在直播。

  44岁的许知远为了拯救疫情期间入不敷出的单向街,选择在淘宝直播卖货,他连线了5家独立书店以及薇娅的直播间,卖的都是售价99元的盲袋和文创产品,据说当晚的直播间收入约70万,这些利润将帮助更多独立书店。

  51岁的高晓松也在淘宝直播,只不过他不卖货,他是在为阿里巴巴校园线上招聘会站台,分享的更多的是在阿里这五年的工作经验。而去年,他也曾在李佳琦的直播间涂过口红,给贫困县的农产品(000061,股吧)带货。

  在更广阔的社交媒体上,你可能会看到更多高晓松的面孔,那是因为他代言的游戏《三国志·战略版》在铺天盖地的营销,这本质上也是一种“带货”。根据Sensor Tower统计,仅2019年10月,预估收入就有3.6亿元,呈现爆炸式增长,直接占阿里游戏收入八成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