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生死时速!10岁女孩的惊“心”六日

  危急!10岁女孩心脏突然"停摆"

  我们常用咚咚咚的心跳声来描述生命力,用心电图上的一条直线暗示生命的终止。然而近日,在上海儿童医学中心,出现了一个奇迹——终止线重新出现了波动。

  十岁的女孩熙熙,在心脏停跳六天后,在医护人员的不懈努力下,通过接受心脏移植手术,终于获得了新生,这中间,经历了怎样的紧张过程?

生死时速!10岁女孩的惊“心”六日

  5月27日,10岁的熙熙因胸闷气促并出现呕吐和低热,在父母的陪伴下,来到上海儿童医学中心急诊科就诊。

  上海儿童医学中心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 任宏:就诊的时候,我们就发现她心电图有明显的一个异常,马上就收到重症监护室。

  经过一系列的检查,熙熙的病情逐渐明朗,她遭遇的极有可能是心肌炎中死亡率最高的杀手——暴发性心肌炎。

生死时速!10岁女孩的惊“心”六日

  上海儿童医学中心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 任宏:所谓暴发,就一定是既严重又快速的一个过程。讲的比较通俗一点,在这些特殊的病毒感染的一个基础上,其实是患者发生的一个强烈的免疫反应,免疫反应过度强烈,他不仅把病毒杀了,把自身的组织器官也损伤了。

  接下来的十几个小时,熙熙的病情发展印证了医生的判断,各类检查指标快速恶化,医院立即启用应用体外膜肺氧合技术(ECMO)。

  上海儿童医学中心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 任宏:一个体外生命支持的技术,其实就是给了她另外一套心肺,她在心脏不能很好工作的条件下,我们有另外一个支持保证她的脑,她的肺,她的肾以及她全身的一个血液灌注氧气这样一个供给。

生死时速!10岁女孩的惊“心”六日

  然而,就在医护人员稍微松了一口气时,熙熙的心脏却突然停止了跳动。虽然体外膜肺氧合技术能够维持基本的血液循环和供氧,但之后的每一次检查结果都在告诉医生,熙熙的心脏已经没有复跳的迹象。不仅如此,熙熙的四肢末端已经因为抗凝血治疗出现青紫,有坏死的趋势。

  上海儿童医学中心心胸外科主任医师 郑景浩:这个情况下,只有把心脏换掉,就是这样唯一的一个选择。

  争分夺秒 千里换"心"

  治疗方案有了,但是关键的心脏供体去哪儿找,成了摆在大家面前的又一考验。因为儿童的供体受理配备和成人相比,不仅要血型匹配,还需要大小合适,过小不能支撑儿童的身体功能,过大也会因为胸腔大小限制,无法正常搏动。

  幸运的是,6月2日医院接到了“中国人体器官分配与共享计算机系统”传来的消息,熙熙匹配到了合适的心脏。这个时候,距离熙熙心脏停跳已经过去了五天。

  为了这个远在天津的希望,医护人员迅速行动。由上海儿童医学中心、长海医院5位医生组成的“取心”团队立即赶赴天津。

  按照心脏移植的常规标准,“供心”从离开捐献者身体到移植进受捐者身体,重新开始跳动,时间必须控制在6-8小时内。因此,一场与时间的赛跑就此展开。

生死时速!10岁女孩的惊“心”六日

生死时速!10岁女孩的惊“心”六日

  6月2日晚上,“取心”团队提前一天来到天津。6月3日下午3:30,取心手术在天津市紧张开展,经过低温保存,“供心”由绿色通道快速登上飞机。